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开奖结果 >

私下贩卖、暴利诱惑……记者曝光衡阳微整形市场乱象!培训一个月

发布日期:2019-08-18 14:43   来源:未知   阅读:

  俗话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一健康大数据平台发布的《2016年国民健康大数据报告》显示,在该平台咨询过的中学生中,每15个就有1个问过整形,尤其是与微整形有关的问题。近年来,衡阳越来越多的美容工作室、养颜私人定制机构、美容院、整形医院出现,也反映了人们对美容市场的需求不断扩大。

  连日来,记者走访我市微整形市场发现,微整形市场良莠不齐,除了正规的医院、专业的整形机构,一些小作坊式的工作室甚至化妆美甲店也涉险从事部分医疗美容项目。

  “在你这拿玻尿酸多少钱一支?能帮我找到好医生注射吗?”记者根据知情人提供的信息,找到了微整形中介黄女士。记者以注射玻尿酸为由,想通过黄女士购买玻尿酸。

  黄女士声称,在她这里拿玻尿酸特别优惠,以一款进口的玻尿酸为例,在整形医院购买价格高达6000多元,而在她这里购买玻尿酸仅需1000多元。当记者要求她推荐到品牌度高的整形医院注射时,黄女士称,大型正规的医院不接受顾客自己带药注射,医院如果发现医生违规为顾客注射自带药,会受到处分。“你尽管放心,我帮你找有资质的医生,就在工作室注射,效果又好,价格也实惠,也就1000多元的注射费。”

  “注射手术是否安全?需要多久时间?”记者问询黄女士,她称,这不算手术。很简单,敷麻药,无痛感,20分钟到半个小时完成,注射完后立马能看出效果。

  “价格太贵了,能便宜点吗?”记者以价格太贵为由拒绝注射,黄女士一看急了,连称记者可以靠做代理挣钱,这样不需要花钱也能美容。“你在我这儿拿货也是代理价,如果你身边有朋友要做微整形,你可以给他拿货,赚到钱后就可以拿针剂给自己注射了。”记者接着问道,“私卖针剂会被查吗?”黄女士表示,这都是地下操作,很隐蔽,不容易被查的。

  记者跟随黄女士来到位于中山北路一写字楼的美容工作室内。记者发现,所谓的美容工作室并没有悬挂招牌,只是一间100多平米的出租屋。出租屋的卧室里放有两张治疗床,旁边床上散落着废弃的针管、药物。

  黄女士带记者找到了工作室的刘姓医生。记者称费用过高,想做代理赚钱注射美容。刘姓医生开始介绍业务,并聊起了工作室的利润来源:代理赚钱没有学员赚得多。学员培训收费8000元以上、代理收费700元,还可以赚药物差价。

  记者声称自己没有学过医疗美容,医生向记者推荐报名培训。“一个月就可以学会,自己就能开工作室。打个比方,招一名学员收一万元,一个月收十个学员能有十万元学费,除了培训外,还有药物差额也是一笔不小收入。这样你自己先学员,精通后自己开工作室,边培训边做代理,基本不用花钱就能为自己注射美容。微整形行业是暴利行业,比如,一支成本不到100元的玻尿酸能卖到800元以上,而注射玻尿酸填充项目,至少要三支以上。”刘姓医生称,只要打针手法好,不用担心赚钱问题,还可以去省外出诊。

  在美容工作室内,当记者问询是否有工作室是否有医疗美容许可证,医生是否具备执业医师证时,刘姓医生的面色变得有些难看。她称自己做美容行业有二十余年了,经验丰富,证件都没放在工作室,如果记者硬要看证,必须要当天注射美容,否则不会给记者看证。记者以与家人商量,考虑一下再决定为由离开了工作室。

  记者在走访中还发现,衡阳很多美容美甲店都提供半永久纹绣,包括纹眉、六合宝典。纹眼线等,通过纹眉器械将色素染料植入皮肤表皮,起到显色效果。但这些色素、色乳的来源以及操作环境存在很大隐患。

  位于中山北路一家纹绣店老板称,自家色乳都是从韩国进口的,安全可靠。“纹眉从800元到1200元不等,我们家的色乳都达到医用级别的。”记者看到,这家店面只有不到15平方米,分为美甲区和美容区,美容区摆放了一张床,床上堆着仪器。但当记者细问是否有医疗美容许可证和公共场所卫生许可证时,她却转移话题,避而不谈。

  按照国家规定,肉毒素、玻尿酸属于处方类药物,只可以销售到医疗机构,在专科医生的把关下注射完成。可是美容行业的暴利,让不少美容工作室的经营者不惜铤而走险,超范围经营。

  市卫生计生综合监督执法局副局长龙三才介绍,目前,衡阳城区有10余家国家正式批准的医疗美容机构,其中有2家专业的民营医疗美容医院,有5家左右的医疗美容门诊部或诊所,其余为我市公立医院设立的医疗美容科。而市场上多家美容工作室属于生活美容类,并不属于医疗美容类。

  “在去年我市发生的几起医疗美容事故投诉案件中,以口腔美容、隆胸手术、玻尿酸手术事故的投诉案件为主。投诉内容多为整形没有达到满意效果、美容整形机构服务态度欠佳等。执法人员在对涉案的美容整形机构进行检查时,发现有个别机构人员没有及时变更注册手续,还有部分机构没有医疗美容主诊医师”,龙三才告诉记者。“很多美容工作室不敢接医疗美容医院的项目,毕竟开刀动手术是有风险的,因此他们会推荐顾客到医疗美容医院做整形手术,从中抽取提成。但像纹眉、注射玻尿酸这样的项目,很多美容工作室都在从事,毕竟风险相对较小,也方便操作。”

  记者了解到,这些美容药品针剂往往高价销售,理由是均从国外进口。更有不少非法美容针剂通过朋友圈销售,他们通过代理、加盟,在熟人好友中兜售自己的美容产品,并提供一些所谓的高端服务,如上门注射、名医注射,一针数千元,而产品本身的质量根本无法保证。

  专做美容院线产品的经销商贺小姐向记者透露,一些藏匿于居民楼或写字楼的美容工作室自有产品基本都是贴牌生产,产品质量没有保障,产品成本只有销售价格的5%至10%,在巨大经济利益诱惑下,铤而走险的人就越来越多。

  记者调查走访中,一些整形机构具有一定的隐蔽性。这些整形机构有的没有经过资质审批,主刀医师也不具备相应的资质,而且绝大多数存在夸大甚至虚假宣传问题,使用的药物来路不明,质量安全堪忧。

  对此,龙三才表示,生活美容机构进行微整形项目,这是非法行为。按照国家相关部门统一部署,我市将在全市范围内开展非法注射美容等医疗美容专项整治工作。一方面,对合法的医疗美容机构进行整顿规范,要求加强监管,遵守医疗美容技术操作规程; 另一方面,针对生活美容机构违法注射玻尿酸、肉毒素等问题进行重点查处,严厉打击非法行医。同时通过多种途径加强法律法规知识的宣传,提高群众法律意识与自我保护意识。

  他建议市民,非正规的医疗美容机构或生活美容机构进行微整形都有潜在的风险,所有用药物、注射,更包括动刀的行为都应该在正规的医疗机构进行。市民要吸取一些把美容变毁容的惨痛教训,不要存有侥幸心理。正规的医疗机构有积累证据的意识,所有的医疗行为都可以回溯。而非法机构恰恰是为了规避这些,根本没有办法回溯。消费者在选择这种机构时就已经把自己置于风险之中。